赛车

香港怪胎狆文触目惊心无性芣欢

2019-06-09 10:56:4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香港怪胎中文触目惊心:无“性”不欢

图为印有汉字笔顺的茶杯。中新社发 苏丹 摄

香港人笔下的中文,也许没有他们写的英文那么哀鸿遍野、错漏百出;但触目惊心的程度有时犹有过之。最讽刺的是,港式英语视文法如无物,但港式中文却似乎心甘情愿接受英文文法的约束。中文与英文文法无媒苟合,生下来的怪胎我称之为“grammatical Chinese”,即用英文文法写出来的中文。

比方说,我们经常读到“慢慢地走”、“静静地躺着”和“不知不觉地爱上他”,这个“地”分明就是英文之中、加在形容词之前的后缀(suffix ) “ly”的中文同义词或对应物(equivalent)。其实中文的许多叠字,例如“缓缓”、“淡淡”、“徐徐”、“渐渐”和“悠悠”,本身已经是副词,又何苦加个“地”去画蛇添足?

还有那个令人不胜其烦的“们”字。根据港式中文的惯用法,“们”这个字等于英文的第19个字母、构成名词复数的那个“S”。于是“观众们”、“同学们”、“同事们”和“朋友们”之声不绝于耳,你除了可以说“阿们”之外,还可以怎样?

当下港式中文最不堪入目之处,是恶性西化得愈来愈像翻译体,还要是廉价、拙劣和急就章式的翻译体。早已有人指出,现代中文“无性不欢”严重性、结构性、思想性、艺术性、政治性、概念性.....仿佛什么复杂艰涩的概念,给它加个“性”字,就会马上变得明辨可懂。

自问不懂得欣赏黑色幽默的,就不要读太多港式中文,一个“性”字还会令人想入非非,但那个避无可避的“被”字才真正令人头昏脑胀。即使绝少读报和看杂志,只要漫不经心看看电视和听听广播,也会发现“被”这个字已泛滥成灾。

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,中文的被动语态不言而喻。说钱花光了,晚饭吃过了,谁都明白。偏偏要写成“被花光”、“被吃过”当然是贻笑大方;将“被告裁定有罪”写成“被告被裁定有罪”也是多此一举。文/林沛礼

重庆白癜风医院
临床表现
常州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