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击

血怒至尊 第18章 蔡家报复

2019-12-04 18:49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血怒至尊 第18章 蔡家报复

“武脉七重!很好!”

陆尘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。

没错,经过这几日的修炼,陆尘赫然是一口气冲击到了武脉七重境界!

要是让外人知道这个消息,必然会在柳阳城掀起轩然大波,引得整个柳阳城剧震。

从陆尘觉醒前世记忆到现在,只不过是过去了小半个月的时间罢了,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,陆尘竟然从武脉三重摇身一变成了武脉七重,小半个月跨越四重境界?这提升速度实在太过骇人了!

陆尘已经不是天才可以形容的了,而是妖孽!

不,是妖孽中的妖孽!

当然,对于别人而言是震骇万分的事情,对于陆尘而言却是理所当然。

他可是血弑天尊的传人,掌握至高级逆天功法《怒血屠神经》,为了修炼又做了那么多准备,若还不能飞速进步,他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
欣喜了一会之后,陆尘扭头看向那满地的空瓶子,暗道:“这几日的修炼,已经把准备的丹药和铭符都用光了,需得重新炼制一些,就是不知道百丹坊还有没有钱了。”

虽然这段时间陆尘进步神速,但是他所付出的代价却也不小。

他每天修炼都需要使用七桶八阶凶兽的血液,但是这一项花费,每天就得八九万两左右,四天总共耗费大约三十五万两左右。

加上炼制‘紫灵液’、‘淬体金汤’和‘元淬铭符’还有‘高级淬体丹’之时在百炼堂消耗的十多万两……

四天时间,陆尘总共耗费了将近四十五万两的钱财。

然而,如此恐怖的消耗速度,就算是柳阳城内那些顶级的武道家族,也有些吃不消,更何况区区一个百丹坊,哪怕是前些日子从蔡鸣那里赢来了二十万两,也是远远不够。

不过,就算百丹坊没钱了,陆尘也不愁,身怀当世第一的炼丹术、炼器术、铭符术等手段,他会为钱发愁?笑话!

念头落下,陆尘便出了房间,去了百丹坊的前堂,这个时间点,木天河一般都在那里。

果然,到了地方后,陆尘便看到木天河正站在门口死盯着外面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,双目无神,眉头紧锁,给人一种愁云惨雾的感觉。

陆尘走了过去,问道:“木天河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闻言,木天河回过神来,满脸苦涩的道:“陆少,咱们百丹坊这下遇到大麻烦了!”

陆尘眉头一皱,接着就要询问到底怎么回事,忽然,他看到百丹坊的对门,竟然又出现了一家名为‘宝药阁’的店铺。

从这名字上来看,就知道这是一家和百丹坊一样的丹药店。

不过,和百丹坊不一样的是,对面装修华丽,而且客似云来,不像百丹坊这边,店面有些破旧,而且冷冷清清,除去几个下人和炼丹学徒外,竟然连一个客人都没有。

陆尘还看到,进入到宝药阁的客人,有不少原本是百丹坊的老顾客,好像是这宝药阁将百丹坊的客人都给抢走了似的。

看到如此情况,陆尘眉头紧皱。

在丹药店这一行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,那就是一条街道上有了一家丹药店后,同行便不会来开第二家,免得造成恶意竞争,对谁都没好处。

而且,就算破例再开一家丹药店,也绝对不会开在原本丹药店的对面,这摆明是在挑衅,除非双方有仇,否则的话,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。

陆尘沉声问道:“对面的宝药阁什么来头?”

木天河正欲要回答的时候,对面的宝药阁中走出了一名年轻人,看到了百丹坊门口站着的木天河和陆尘之后,脸上顿时笑开了花,快步走来,发出阴恻恻的笑声:“陆尘,咱们又见面了!”

陆尘扭头望了过去,目光顿时一凝,来者不是别人,赫然正是几日前在百炼堂遇到过的那蔡鸣!

一抹寒芒在双眸中飘过,此时此刻,陆尘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定是这蔡鸣因为输了赌斗,所以故意过来报复,那宝药阁,应该就是二品炼丹师蔡昆所开。

陆尘扫了一眼宝药阁门口的一块两米多高的木牌,上面写着各种宝药阁出售的丹药与价钱,其中大部分都与百丹坊所售的丹药重叠,但品质却比百丹坊要高,而且价格也只是略高一点。

对面宝药阁乃是二品炼丹师蔡昆坐镇,丹药品质比百丹坊高,价格又贵不了多少,客人们只要不傻,自然会抛弃百丹坊而选择宝药阁。

大步流星的跨进百丹坊,看到木天河那一脸愁云惨雾的模样,蔡鸣笑的便是更加开心了,继而望向陆尘,冷笑道:“陆尘,我早就跟你说过,我那二十万两可不是那么好拿的,你拿了我的二十万两,我就要你十倍百倍的奉还回来!”

闻言,陆尘晒然一笑,道:“你确定你有这个本事?”

蔡鸣轻哼道:“陆尘,少在这里装蒜了,我宝药阁这些天,几乎已经把你们百丹坊九成的生意都抢走了,估计你们已经入不敷出,若非这铺面乃是木天河这老家伙自己的,呵,怕是你们百丹坊早就倒闭了!都已经潦倒到这般地步,你还跟我装什么装,恐怕你现在早就后悔的恨不得给我磕头道歉了吧?”

说到这里,蔡鸣脸上流露出一抹狞色,道:“不过,就算你给我磕头道歉,我也不会放过你这废物和木天河这老东西的,我蔡鸣长那么大,还没吃过那样大的亏,我非得把你们玩死不可!”

陆尘脸上浮现出一抹讥嘲,正要开口说话,这些日子早就被宝药阁给搞的焦头烂额的木天河,却是克制不住心头的怒意

,抢先眼神发寒,厉声道:

“蔡鸣,老夫这里不欢迎你,给我滚出去!”

语落,一层元力光芒在体表绽放出来。

就在这时候,一阵声音飘来:“木老兄,你好歹也是前辈级的人物,何必与一个小辈这般见识,难道老脸都不要了吗?”

话音刚落下,一个身穿墨色丹师袍,胸口处绘着两颗星星图案,象征其乃是二品炼丹师的中年男子,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。

“蔡昆!”

见到此人,木天河顿时咬牙切齿的低喝道。

原来,此人正是蔡鸣之父,宝药阁的老板,那位二品炼丹师蔡昆。

蔡昆龙行虎步的走进百丹坊,双手背负在身后,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木天河,一脸虚假笑意的道:“木老兄,真是不好意思,自从我把宝药阁搬到你对面之后,就把你给害惨了。”

“可是,这也不能怪我,蔡鸣乃是我独子,从小备受我宠爱,我自己都不舍得让他受到半点委屈,前些日子,一条老狗带着一条小狗却让我儿子受了委屈,我若不替他出一口气,岂不是让人以为我蔡昆的儿子,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嘛。”

“蔡昆,你太嚣张了!”

一听这话,木天河气到老脸都扭曲起来。

蔡昆却是满不在乎,他乃二品炼丹师,修为也达到造元境二重,木天河不论炼丹造诣还是修为境界都不及他,他又怎么会在意木天河的怒火。

他继续自顾自的说道:“好了,我也懒得多浪费唇舌,直接开门见山吧。木天河,此事其实也并非没有回转的余地,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炼丹助手,把百丹坊并入我的宝药阁,并将这陆尘前些日子击败我儿时所使用的炼丹术叫出来,我可以放你一马,如若不然的话,嘿,蔡某人定要将你百丹坊彻底击垮,让你无法在柳阳城立足!”

蒲县人民医院
福州肺科医院怎么样
贵阳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
小儿癫痫能治好吗
汕头治妇科病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