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击

透视小保安 第409章 懵逼的宫本大少

2019-10-12 21:39:3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透视小保安 第409章 懵逼的宫本大少

盯上王皓的人,名叫陶马童,是陶轩的堂弟。

陶轩突然暴毙,最高兴的人,不是王皓,而是他陶马童。

原本

,老爷子是打算让陶轩接任家族基业。现在他稀里糊涂的死了,这个继承人的位子,可就空了出来。

得知堂兄暴毙的消息后,陶马童在被窝里,整整兴奋了一夜。

不过,他想接替陶轩位置,还任重道远。整个陶氏家族,像他这样的直亲子侄,就有十三个,而且这还不算几个叔叔伯伯,在外面养的私生子。

因此,他必须得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来,让老爷子对他刮目相看。

试问,现在还有什么事情,能比杀了王皓,替堂兄报仇雪恨,更能讨老爷子欢心?

相对于堂兄陶轩的张扬,陶马童更能隐忍。王皓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,大哥陶轩就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。

现在,王皓又和黄华强勾搭在一起,这更是增添了他报仇的难度系数,让他怎能不怒?

“陶少,你怎么了?”陶马童身边,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,娇滴滴的问。

看着这个跟水一样的女孩,陶马童愤怒的心情一扫而空。

女孩名叫甜子,来自东瀛,是一个模特。两天前,他刚到新港,在酒吧里,和对方相识,一见钟情。

当天晚上,他们就去酒店啪啪啪了。甜子的床上功夫,很是让他**,拍拍pp,不用说话,她就知道该换什么姿势。最为重要的是,对方还是完璧之身,这更让他心头亢奋。

这样的事情,听着虽然有些矛盾。可在东瀛,那就完全能说得通了。那可是一个,女人被xxoo上百次,还能是处子之身的神奇国度。

陶马童搂住甜子的腰肢,笑呵呵的说:“没事,看到两只苍蝇,感觉有些恶心罢了!”

“宝贝儿,我们去那边,我再介绍几个朋友,给你认识一下!”

甜子娇滴滴的说:“陶少,人家先去一趟洗手间,等会再来陪你,行吗?”

陶马童笑呵呵的说:“这有什么不行的,去吧!”

甜子点了点头,就朝洗手间走去。

她眼角余光,朝四周扫视一眼,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,就进了洗手间,并且在里面,将门反锁。

“少主,我已经拿下了陶马童,事情一切进展顺利。不过,我刚才发现一个重要情报,要向您汇报!”

被甜子称作少主的人,自然就是宫本一郎。

宫本一郎听到甜子有重要情报汇报,就迫不及待的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甜子说:“我刚刚看到了王皓,他和黄华强在一起交谈!”

宫本一郎听到“王皓”这个名字,就感觉火大。

他强行压制心头怒火,咬牙切齿的问:“他们谈了什么?”

甜子回答:“担心被他们发现,我并没有近前细听。因此还不知道,他们的谈话内容。”

宫本一郎说:“呦西,甜子,你继续监视,要利用好陶马童这张牌,把王皓给做掉!”

甜子:“嗨!”

……

东瀛,宫本家族:

宫本一郎挂断和甜子的通话后,就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爷爷宫本藏的召见。

他等了足足半个小时,爷爷宫本藏这才在几名几位家族长老的簇拥下,走进大厅。

宫本一郎见到爷爷前来,就赶紧上前喊了一句:“爷爷……”

然而,还不等他把话说完,宫本藏就随手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“八嘎呀路,你还有脸来见我?”

宫本一郎自知理亏,不敢顶嘴,只是捂着脸,任凭爷爷训斥。

过了好大一会,他见宫本藏的气,稍稍消了一些,就赶紧出口说道:“爷爷,我这次虽然损兵折将,可也发现了一个惊天阴谋。”

宫本藏见宫本一郎说的一本正经,就皱着眉头,问:“什么惊天阴谋?”

宫本一郎神秘兮兮的说:“是他们华夏人结盟,对付我们宫本家族的阴谋!”

听到这句话,宫本藏心头大惊,问:“你有什么证据没有?”

宫本一郎信誓旦旦的说:“当然有了,若是没有证据,我怎么敢在爷爷你面前乱说!”

宫本藏沉着脸,迫不及待的问:“证据在哪?”

宫本一郎拍了拍手,示意心腹努努加,把那块碑石给抬上来。

“爷爷,你看,这就是新港李家,黄家,东华王皓,还有高家,新家坡赵家,他们五家结盟,联合对抗我们宫本家族的证据!”

宫本藏见孙儿说的信誓旦旦,就瞪大眼睛,朝石碑看去。

他是个华夏通,对华夏文字,以及历史典故,都有很深的造诣。

当他看到石碑上的内容,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。

宫本一郎还想当然的误以为,自家爷爷的脸色,是过于愤怒所致,心里头不禁一阵沾沾自喜。

这一次行动,自己虽然损兵折将,可也不是一无所获。怎么说,也能算是功过相抵了。

想到这些,他又酝酿一下情绪,仔细斟酌着语言,说:“爷爷,他们华夏……”

“啪!”

还不等他把话说完,宫本藏就又狠狠的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“爷爷,我……”

“啪!”

宫本藏恼羞成怒,吼道:“八嘎,不成器的家伙,真不知道我们宫本家族,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废物?早知如此,当初我就该把你给射到墙上去!”

宫本一郎完全的懵逼,瞪大了眼睛,愣愣的看着石碑。

一位老者走上前去,使劲压低声音的问:“少爷,你不知道石碑上的内容吗?”

宫本一郎问:“不是李,赵,黄,高,王,他们五家结盟的阴谋吗?”

老者叹了一口气,用东瀛话将石碑上的内容,给重复了一遍。

东华有老王,善解怨妇忧。朝嘻少女居,暮宿闺秀阁。腰仗七寸棒,身怀驭女章。豪情盖万丈,饮酒过百缸。但叩寡妇门,好事结成双。事了拂衣去,但流水一床。

东偷李家媳,北上赵家妇。南x黄家妹,西上高家女。十步x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天下皆震惊,不惭世上名。谁能书阁下,唯我老王行!

听完长老的话,宫本一郎如遭雷击,一个趔趄,身体重心不稳,差点瘫倒在地。

尼玛,这不是什么惊天阴谋,而是一首小黄诗?

嘉兴治疗睾丸炎费用
苏州整形美容手术费用
包头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嘉兴治疗睾丸炎医院
苏州整形美容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