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

九天战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入世失败

2020-02-14 22:53:3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九天战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入世失败

“周阳……”拽着周阳的胳膊,小鹊赶紧示意周阳注意态度,只是此刻再注意态度,明显也有些晚了。

在周阳话落的同时,虎哥的拳头已经如风般挥向周阳。

他的速度很慢,在周阳眼中甚至比蝼蚁爬行还要慢上三分,但是落在大市场一众普通民众眼中,却是虎虎生风让人望而生畏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个虎哥赫然是一名武者,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练气境武者,还是终身无望晋级到御气境的那种,但是对于众小贩来说,却是根本不可能对抗的存在。

这样的存在,只要周阳愿意,一个鼻息甚至都可能震死对方。

只是此刻,看着小鹊紧紧拽住自己的手,周阳脑中却莫名响起离别时周天所说的话。

“记住,将你自己当做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,如果不能沉浸其中,永远无法进入人道境。”

我忍!目中露出一丝不甘,周阳还是压下了直接一掌拍死虎爷的冲动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初来乍到实在是不懂这些,虎爷你说说看,这份子钱是怎么回事,该交的我一定不会少交。”脸上硬是挤出一丝生硬的讨好笑容,周阳尽量模仿着这些天观察到的小贩模样。

“嗯,还算懂事,那我就不啰嗦了,要想在这里卖柴,每个月三十铜板,少一个子也不行。”目中狰狞稍减,虎哥眼中充满了居高临下的俯视。

小心的从怀中数出三十铜板交给对方,这一刻周阳如同每一个小贩般,眼中都是露出肉痛之色。

“知足吧小子,要不是你身边有小鹊姑娘,就冲你一开始说话的语气,虎爷也会给你一顿暴打。”志得意满的大笑出声,虎哥直接猖狂离去。

“呼呼……吓死我了,虎哥可是武者啊,周阳大哥你虽然有把力气,可绝不能和他们硬顶啊。”喘着粗气,口中不断教训周阳,这一刻的小鹊儿宛若一个管家婆般絮絮叨叨。

无奈应道,直至小鹊儿表示要回去做饭,周阳才大大松了一口气,目送小鹊儿离去的他立刻找了个破旧茶肆,要了一壶最便宜的茶如同每一个小贩般开始休息。

砍柴卖柴喝下午茶晚上休息,第二天再次入场,如此生活周阳已经过了整整一月时间。

只是无论周阳如何暗示自己

,周阳却是总无法忘记自己武者的身份,一如方才般,竟然生出直接捏死虎哥之心。

“不行,必须彻底忘记自己武者身份,一心寻求自己的人之道。”心中不断劝诫自己,周阳脸上的憨厚笑容越发自然。

时间悄然而逝,眨眼间周阳当樵夫已经整整半年,在玄武锻体决与灵魂化针自残秘术的自发运转下,周阳的身体强度赫然增加了十倍不止,只是与锻体快速进步相反的是,人道境周阳却始终无法进步。

咚咚咚!

坐在房间,正进行反思,怀疑哪里出了问题,急促的敲门声却陡然响起。

“奇怪了,这么晚她来干什么。”利用灵魂之力清楚的看到门外的小鹊,周阳当即将门拉开。

“周阳大哥,我们私奔吧。”小鹊的第一句话就让周阳傻了眼。

虽然半年来,小鹊处处表现出喜欢自己的情意,但周阳敢肯定,自己一直都是装傻充愣的从未有过任何表示。

“小鹊……我不懂你什么意思。”继续装傻充楞,这一刻的周阳摸着头,做出一副憨厚模样。

“周阳大哥,那黑狗说要娶我,我爸妈不敢惹他,只能先答应了,今晚我爸妈要我先离开这里,你跟一起走吧,你卖柴我养鸡,咱俩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。”

大市场有一霸,绰号狗王,黑狗则是狗王独子,至于那虎哥只不过是狗王的狗腿之一。

连虎哥大市场小贩们都招惹不起,更遑论狗王独子黑狗。

此刻,听到小鹊的话,周阳眼中顿时露出了然之色,只是压根没有和小鹊在一起意思的周阳,当场就拒绝了小鹊私奔的要求。

“周阳大哥,我是喜欢你的,和我在一起,我一定会是最贤惠的妻子。”听到周阳的拒绝,小鹊眼中立刻露出焦急之色。

“我们走了你父母怎么办,以黑狗的凶残你消失了,他一定会拿你父母出气的。”望着小鹊,周阳慎重出声。

沉默,无比的沉默,原本一心要和周阳在一起的小鹊立刻沉默了下来。

本就不笨的小鹊在听到周阳的话后,立刻明白父母是打算牺牲自己,让她与周阳在一起。

啪嗒……啪嗒!

整整半响,在周阳的注视下,小鹊终于泣不成声的哭了出来。

“我不走了,我不走了,我怎么能让父母为我而死呢。”

“但是我也不能便宜了黑狗,周阳大哥,今晚我是你的,我一定不能让黑狗得到完整的我。”

“我的人我的心,永远都会在你身上。”

脸上露出一抹疯狂之色,在周阳注视下,小鹊如同疯了般直往他身上扑。

只是就在小鹊就要拉扯周阳衣服之际,周阳一伸手,立刻就将小鹊死死控制在身前再也无法向前一步。

“别糟蹋了你自己……”沉重出声,周阳望着小鹊的目光不由露出一丝怜惜。

“与周阳大哥你在一起叫做糟蹋自己,那与黑狗在一起就不叫糟蹋吗。”倔强的抬着头,小鹊的双目当中满是不甘之色。

“你不会和黑狗在一起的,我保证,他无法强迫到你……”目中露出一抹坚定,周阳心中很清楚,不想看着小鹊跳入火坑,他只能换个地方从新体验生活了。

砰!

一声闷响,就在小鹊纳闷周阳怎么敢如此说之时,紧闭的房门赫然被人从外面大力踹开。

门外,近百人凶神恶煞的向内望着,为首之人赫然是小鹊口中的黑狗。

皮肤黝黑,嘴唇翻番,真正的人模狗样无愧黑狗之名。

他的身旁,四名凶神恶煞的男子正架着一对中年男女,看到小鹊,黑狗顿时恶狠狠道:“就知道你个小贱人会不老实,不想你父母死的话现在就给我滚过来,今天狗爷就先睡了你。”

“小鹊,不要管我们,赶紧跑,这个畜生不是人,即使是死,你也不能跟他啊。”悲愤出声,被劫持的中年男女脸上充满绝望之色。

黑狗,好玩女人,在整个大市场都是出了名的,只是单纯好玩,以他的家世,自然也会有着无数女子想要跟他。

只是黑狗武道天资不行,却偏偏整邪门的,以女子当炉鼎练功,每个女人跟上黑狗一月时光,必定气血干枯而死,就连青楼女子与黑狗在一起一次后,都必须得修养半月好好调整身体。

“黑狗,你放了我父母,我跟你走。”目中露出绝望之色,终于放弃了与周阳纠缠,小鹊扭身就打算走向黑狗。

啪!

手掌突然被握住,在周阳不可抗拒的力量下,小鹊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退回到周阳身旁。

“周阳大哥,放开我吧,你惹不起黑狗的。”目中充满绝望之色,小鹊就要去掰周阳的手。

“我说过的,你不会和黑狗在一起,我保证过,他无法强迫到你!”淡淡出声,周阳的目光充满不容置疑的气质。

“吆喝,口气不小,要收拾我,你一个臭卖柴火的竟然要收拾我。”

“哈哈……哈哈,我大市场真是卧虎藏龙之地,一个卖柴火的竟然都有胆子说要收拾我。”

猖狂的笑声从黑狗口中不断吐出,望着周阳,无论是黑狗还是他身旁一众狗腿子,眼中满满都是鄙夷。

只是下一瞬,看着步步逼近眼神从憨厚转为凌厉的周阳,一瞬间的,众人的笑声却嘎然而止。

“他的眼神怎么这么恐怖,被他盯着我怎么感觉比被狗王老大盯着还恐怖。”

“怎么可能,明明就是一个樵夫,若是真厉害怎么可能天天卖柴火。”

紧张的声音不由从众人口中吐出,看着众人的表情,黑狗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愤怒之色。

“废物,一群废物,竟然被一个樵夫给吓住了,上去给我砍了他,砍不死他回头把你们全剁了喂狗。”挥舞着手上砍刀,黑狗愤怒出声。

“杀!”

“杀了他!”

虽然心中惧怕周阳的眼神,但是在黑狗一贯的作威作福下,众人仍是鼓起勇气向着周阳冲去。

“不知死活。”目中露出一丝不屑,看着逼近的几人,无形的压力立刻以周阳为中心向着众人碾压。

啪啪啪!

雨点般的破碎声在这一刻响起,所有冲向周阳的狗腿子们身体瞬间碎裂,化作漫天血雾消散在这一方天地。

傻眼了,彻底傻眼了,看着这一幕,无论是黑狗,还是剩余几名控制着小鹊父母的狗腿子都彻底傻眼了。

“怎么可能,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,我父亲狗王都已经是御气境武者,都做不到杀人于无形,你一个樵夫怎么可能如此杀人。”

“别过来,你别过来,你若是敢过来,我必将小鹊父母杀掉。”

惊慌失措的声音不断从黑狗口中吐出,只是任他如何说,周阳的脚步却始终不停。

“如果你能在我眼前伤到他们一根头发,那我周阳将头摘下来让你当球踢。”目中充满调侃,下一刻在周阳陡然增加的压力下,黑狗与剩余几名狗腿子再次化作迷雾。

“父亲母亲……”激动的声音从周阳身后响起,看着黑狗一众人全部死亡,小鹊顿时向着父母奔去。

“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以后再找个喜欢的人……”目中露出一丝怜惜,淡淡出声,不等小鹊反应,周阳的身影就消失在小鹊视线里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