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

江苏泰州检察官梳理完整证据链令毒枭认罪服法

2019-08-14 18:53:1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2010年 月1 日10点左右,江苏省兴化市汽车南站附近,一个背着黑包的男子神色匆匆地准备打的离开。此时几名公安人员上前拦住了他。

被拦住的男子叫李文德,在他携带的黑包内,公安人员查获了600多克毒品。

8岁的李文德,老家在贵州省贵阳市,在外地打工时认识了人称四爷的汪忠杰。 四爷 在重庆专门做 川冰 (冰毒)的买卖。李文德的工作就是为他 带货 。 四爷 有个重庆老乡任平在泰州下辖的兴化市打工。2009年11月初, 四爷 决定到兴化来 开拓市场 ,通过任平介绍,认识了买家周兆全。周兆全第一笔就要了 90余克冰毒,让 四爷 足赚了11万余元。此后 四爷 数次通过任平、李文德等人将毒品贩卖给周兆全,每笔都有十几万元进账。

2010年 月初, 四爷 决定和周兆全做笔大买卖。周兆全提出去成都看货,于是李文德陪着周兆全一道去了成都。交易好后, 四爷 安排李文德独自一人将毒品带回兴化。结果刚在兴化下车,李文德就落入了法网。

2010年9月21日,案件由兴化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后移送兴化市检察院审查起诉,因为案情重大,2011年1月25日,移送泰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四爷 沉默

承办检察官接受案件后发现,除主犯汪忠杰拒不承认任何犯罪事实外,同案犯周兆全、任平等8人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按照我们国家刑法的规定,贩卖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,就要按十五年有期徒刑以上量刑。汪忠杰涉嫌贩卖毒品达近2000克,检察官手头的证据能否形成完整的锁链,将决定他要么可能判处死刑,要么无罪。

阅卷过程中,检察官专门制作了一张证据状况一览表,罗列并梳理了所有指控证据。尽管汪忠杰拒不承认贩卖毒品,但从他的多次供述中,检察官发现了几条有用的信息。

第一,汪忠杰声称,他只在2009年4月份来过兴化一次,主要是为了看看能否在兴化开个餐馆。虽然在兴化有老乡任平、李文德,但没有在兴化看到过他们。可任平、李文德以及周兆全的说法完全相反,他们都供述:汪忠杰来兴化是为贩卖毒品,他到兴化住的是皇冠大酒店和金石宾馆,这点有公安机关提供的汪忠杰的旅客登记证实。

第二,汪忠杰声称从来没见过周兆全,但周兆全不仅能够供述汪忠杰的个人信息,40岁,重庆人 ,而且在侦查机关组织的辨认活动中一眼就认出了向他出售毒品的 四爷 汪忠杰。

第三,汪忠杰反映他2010年没有去过成都,根本不可能交易。而这点不仅有任平等人的供述证实其辩解的虚假性,而且境内旅客查询及飞机进出港登记均能反映其在2010年 月到过成都。

2011年 月 日,检察官提审了汪忠杰。

果然,一开始,汪忠杰就一个劲地否认自己贩卖过毒品。

检察官预感到,要从正面突破效果不大,不如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走,总会抓住他的漏洞。讯问过程中,汪忠杰承认认识任平、李文德,但同时称多年没有见面了。他承认来过兴化,但同时坚称只在2009年上半年为做生意来过兴化;他2009年下半年没有来过兴化,更没有见过任平等人;他根本就不认识周兆全。

谈话只进行了半个小时,其间检察官没有反驳他,只是如实记录。最后,汪忠杰在笔录上签字时,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。

四爷 发急

2011年4月22日,泰州市检察院依法将该案向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,起诉书上清晰地指控汪忠杰的犯罪事实, 参与贩卖、运输甲基苯丙胺4次计1807.65克,得款计人民币4 万余元。

5月 1日,案件公开开庭审理。不出所料,法庭上,汪忠杰还是那套说辞,而他的辩护人也为他进行无罪辩护。

检察官知道:从汪忠杰口中取得突破可能性不大。直接把矛头指向了任平、李文德和周兆全,对三人分别单独讯问。检察官的问题单刀直入, 毒品是谁提供的? 你认不认识汪忠杰? 2009年下半年,汪忠杰有没有来过兴化?

三名被告人众口一词,都说毒品来自于汪忠杰,2009年下半年汪忠杰来过兴化进行毒品交易,住在皇冠大酒店和金石宾馆。周兆全还当庭指认了汪忠杰。就在周兆全伸手指出汪忠杰时,检察官发现:一向沉着的 四爷 似乎有点坐不住了。

在接下来的法庭举证环节,检察官向法庭宣读了任平等三名被告人的供述。检察官每读一份供述,汪忠杰的表情都有细微的变化。但当法庭让被告人提出质证意见时,汪忠杰还是声称:我之前说的都是实话,我没有犯罪。

接着,检察官拿出了杀手锏:公安机关获取的一组境内旅客查询及飞机进出港登记证实,2009年下半年他两次坐飞机到南京,后转车到兴化,并且就住在兴化的皇冠大酒店和金石宾馆。在这组证据面前,汪忠杰只得承认下半年是来过兴化,但是仍坚称没有见过其他被告人,自己没有犯罪行为。检察官提出,汪忠杰的说法自相矛盾,而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及相关书证,足以证实其到过兴化,且有贩毒事实。

接着,检察官宣读汪忠杰的第二组境内旅客查询及飞机进出港登记:2010年 月初,汪忠杰在成都住宿,并于 月1 日从成都坐飞机离开。汪忠杰对此也只好承认到过成都,但仍拒不承认有犯罪行为。检察官再次将被告人汪忠杰自相矛盾、前后冲突的说法向法庭进行说明,此时汪忠杰在庭上的表演已经失败,他没有了刚开庭时的那份自信。

经法庭调查、法庭辩论等阶段,合议庭最终认定: 被告人任平、李文德的供述与下线被告人周兆全的供述之间相印证,并得到公安机关依法调取的进出港登机信息查询、住宿登记查询、扣押的毒品等相关证据的佐证,足以认定被告人汪忠杰贩卖、运输毒品1807.65克的犯罪事实。 2011年11月1日,泰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,以贩卖、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听到判决,汪忠杰长长吁出一口气,沉默良久。

2012年7月6日,江苏省高级法院二审作出终审判决:维持泰州市中级法院的判决。

小儿癫痫症状
检查风湿的常见方法有什么
胸部整形有没有什么副作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