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甲

屁篓

2019-09-14 06:54:2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一九六六年,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席卷而来,鲜红的旗帜红遍了全中国——就连餐厅茅厕都是红色的标语。口号是:革命无罪,造反有理,红色的宣传标语与批判当权派的白色大字报,贴满城市乡村的大街小巷。全国形势一片红,华北大地的颜色更是红彤彤。这年初冬,一个叫“太阳升”的村庄,太阳刚睡醒,大队的高音喇叭就放着东方红的音乐嗷嗷叫......
“ 老伴!你听大喇叭吼啥呢?”
老李头瞪大眼睛说:“你咋说话呢?小心点!”老伴慌忙唔住嘴巴,顿时脸色吓得煞白。老头抬脚咣当——踹开了房门,爬上梯子蹬上了院墙,他脚尖站墙两手掐腰,侧着耳朵使劲听。只听喇叭里响声嘈杂的发出的声音:“全体社员请注意:上午八点,准时到大队部开会,除了耗子猫一个也不能缺席。对了,有狗的牵着参加会议,它也要训练的服从革命行动。见革命干部积极分子不许乱叫乱咬,就是咬:也得咬地富反坏右历史反革命分子——还有它的作风也得改,不许大街上随便恋爱。
老头听后不敢怠慢,顺梯子下了墙头回屋。只见他气喘吁吁,屁也累的嘟嘟响成了串。他放屁出名,不管啥场合屁说来就来。特别是一着急,一放一串。人送绰号:“屁篓”老伴笑着说:“死老头子!瞧你这屁像机关枪,”老头严肃的说:“你懂啥!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。屁在向阶级敌人开火呢!老李头说完拉着老太太说:“我们快走去开会”......
庄严的会场挤满了戴着红袖章的革命群众,高音喇叭里巡回播放着革命歌曲——大海航行靠舵手。
场内老少一律穿着时髦的乞丐服,清一色“军装绿 ”老少社员排着齐刷刷的四方队。周围布满岗哨,周围站着全副武装的民兵。会场前台放了张桌子,桌子后面站着一排(地富反坏右四类分子)就听台上主持人大声宣布:“诉苦大会现在开始!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,有冤的申冤有苦的诉苦”主持人话音刚落。老李头就举起了双手使劲嚷:“我要诉苦!”主持人示意他上台。于是,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会台,他的屁也嘟嘟得跟着响。引得会场一片喧哗......
老李头放着屁,红着脸终于走到了会台上。他摘下那顶问人要的旧军帽,弯下腰转着圈给场内革命群众行礼。然后,他又戴上军帽面容尴尬的开了腔,他用低沉的语气说:“乡亲们啊!解放前,在那万恶的旧社会。我们家穷得叮当响,房无一间地无一垄。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,祖宗三代给地主家扛活。这话又说回来了:不扛活怎么办啊?不扛活就没饭吃。我多亏了人家地主刘大爷了,人家对我可好了!竟给我做高粱米饽饽吃,炖大豆腐,有时还给馒头吃呢。说干活就得让吃好吃饱,”
台下的革命群众 一听他这样说,哪里是诉苦,分明是为地主歌功颂德啊!红卫兵们更是怒气冲冲,他们站起来就喊:“屁篓!你别胡说八道,地主没一个好东西”这时革委会主任“王红心”原名(王红新)也急了。立刻声嘶力哑的喊道:“屁篓!闭上你的臭嘴。赶紧给我下去!”老李头还纳闷了,我还没说完呢。怎么叫我下去啊?心想,我说的可没半句假话呀!他结结巴巴地继续说:“尊敬的领导!革命群众们啊!我是个流氓,不会说话”他这话一出口,台下哄堂大笑。把他笑蒙了不知如何是好,急得他脸红脖子粗的说:“你们听我说:我没说谎,我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誓!我没有文化,我真是个大流氓,”他的壮举把会场搅的一塌糊涂。几个大队干部气的哇哇叫,恨不能把老李头枪毙。
老伴一见这阵势慌了神,上台拉着他就走。说时迟那时快,过来几个持枪民兵,满面狰狞的说:”还想跑!先关你禁闭——等待审查......“

共 1 9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革是一场劫难,极左思想充斥着运动,贫下中农步步紧跟,以朴素的阶级感情参加,很难与形势合拍,出现政治笑话在所难免。 欣赏佳作。 【微编 王老大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5-15 15:49:47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,期盼新作!
2 楼 文友: 2014-05-16 08:15:04 谢谢朋友赏读!初来咋到还请多多关照。经朋友介绍来到江山网站,是想大家来学习的。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
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
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
宝宝大便有血
分享到: